2013-05-27

即使是永夜也要向著光,即使......:白夜行 by K. Higashino

我所理解的悲劇常是如此:

故事裡沒有人想要這樣的結局,但是閱讀完的那股慨嘆卻多是來自主人翁意識著、甚至自我促成地走向終結的那一端。

亮司與雪穗在故事從頭至尾並沒有實際的交集,但是在故事經過近20年的推移下,兩人各自或是共同的經歷,似乎總是小時那場悲劇開端的延續:在悲慘遭遇下的一直想擺脫某種狀態的毫無反顧的女孩,以及似乎永遠無法爬出通風口的男孩。案發的現場其實不止是改變兩人一生的修羅場。這近二十年的時間,這兩人與無數個大小角色有著漣漪般的遭遇、交集與影響——亮司與雪穗常是漣漪的中心、但是其實沒太多人瞭解到這點,畢竟自己生命的起伏在當下常已應接不暇——,但是兩人其實一直沒有離開那棟被遺落、見不得光的破損大樓,也像他們再努力想改變自己位置,但也只是在無法改變的社會中打轉一樣。

東野圭吾在1997年發表的【白夜行】是一部讓我印象深刻的小說。從多種故事人物的角度出發,每個章節都有著大量不難理解且綿密交聯的伏筆,作者用大量的暗示角度及充滿集中性線索的敘事架構,讓觀眾運用自己的想像空間加強了這篇悲劇的縱深,這讓故事除了充滿推理閱讀的趣味,更將角色刻劃得立體、具有血肉。



【全文閱讀/Read More...】

2010-12-25

反社會人格的可憐、可恨與可悲:告白/Confessions by T. Nakashima

故事在一開始老師森口悠子在結業式時對學生的告白就帶出了第一波高潮:

「殺死我女兒的兇手,就在這間教室,與其交給警方翻案調查,最後以少年犯放過他們,我決定用我自己的方式懲罰他們......」

老師隨後宣布的狠招令人不寒而慄,兇手也在全班面前呼之欲出。不過這其實只是涉案人物(不論是報復的、被報復的;縱容的、被縱容的)開始自陳動機心態、理清加害被害關係,進而完成老師最終極報復行動的一個開端而已。


再一次的覺得,告白(2010)這種題材與故事真的只有日本這個國際壓抑大國才能做的出這樣的作品。日本人對於生命的態度和對社會的理解一般:尊重中帶著冷眼旁觀、執著中帶著無視一切。人們一切的原則來自社會的集體共識,但是對這共識的服膺卻可能極端到讓社會的價值受到挑戰。


【全文閱讀/Read More...】

2010-11-21

尋找靈光

距離我上次在這裡動筆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了。

這幾個月看著這裡心裡有著越來越多的不安與惶恐,程度隨著無法開口,無事可說的無力感愈形增長。我開始意識到這一年對我來說意義不是最大,但是我想變動卻是最多的一年:變得麻木、變得安於現狀、變得沒有想法、變得只懂得看生活中的關鍵字,而不是瞭解整個句子;變得不去感覺晒在身上的陽光,而沈溺於陰影下發呆的片段。

有時候一種莫名的失落感常常出來和我對談,但是內容總言不及義,似乎只為了消磨掉某些東西、模糊掉你可能正失去某些東西的事實。


【全文閱讀/Read More...】

2009-11-21

愛情的想法,故事的說法,人生的做法:(500) Days of Summer by M. Webb



Summer:
Ok. Looks like we’re gonna have to
agree to disagree on that one.

這是一個以男生Tom Hansen為中心,但是卻總聚焦在女生Summer Finn的故事。

現在你知道重點在哪裡了嗎?

短期之內,我想我不會知道。就像我還不夠時候了解人生對於自己的意義,但是卻不時地想起一些所謂刻骨銘心的片段一樣;一切的一切對我(或我們)來說,時空都不對,所以我們最好不再拘泥,最好該試著體會更不同的人生,為自己記下更多的片段,好在適當的時候,對自己、自己在乎的人事物,揭示這些俯拾即是的吉光片羽。

這就是【戀夏500日((500)Days of Summer, 2009)】這部電影試圖要做的事情,而且做的好極了。


【全文閱讀/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