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19

演習

對阿毛來說,三十五歲算是個關卡,
不只是事業上的,更是一個身為男人的關卡,
是的,
阿毛是個廣義的處男,他不是情感封閉的閉素男子,
他也能好好談個戀愛,只是到了肉體交歡的那個階段,他就是沒有辦法投入地放開。
怎麼說呢?這或許是個心理障礙,
這心理障礙可能來自於他20歲的時候,
發現了自己少年時代暗自崇拜、
每日為他操槍致敬數回的日本AV女優,其實是他媽。
(喔喔,這應該是另一段很長的故事...有機會再說。)

總之,他已經和他媽很久很久沒連絡了
(從他二十歲時知道了這個真相起...)。
在這十五年的時間裡,
他用心衝事業,同時也潛意識地嘗試把這個心理障礙克服,
他把目標放在做個事業有成、風度翩翩、多情溫柔的型男。
不過隨著時間過去,他所能做到的卻一直只往上面第一個形容詞裡去,
簡單的說,他是個事業作很大,卻被馬子當笑柄的驢蛋。

是的,他三十五歲了,卻只有在打槍時才站的起來,射得出去,
是的,這件事情他的歷任女友幾乎都知道,
因為她們幾乎都抓過他在“演習“卻無法“實際作戰“。

阿毛在這十五年的前半段,
極力地想擺脫這個他覺得是很病態的事情。
不過在後半段,他反而花了很多時間認命。

不過他三十五歲的這一天似乎有點不一樣。
因為他和現在正在交往的對象開始走到了那一步。
她叫作小真,是個過氣的演員。
她大學是學會計,在演藝圈混過一段但是不太順利,
所以回到會計本行,
來到阿毛的公司求職,他們就是這樣認識,後來在一起的。
(這也是另一段故事,你們有興趣再說...)

----------
反正讓場景回到旅館房間...






什麼?剛剛有說到旅館房間?
喔!對不起,我忘了,剛剛這些都是阿毛在床上的回想,
他在床上,邊看電視等著沐浴中的小真出來,出來幹嘛?
出來證明他對她的愛,
出來證明任何男人可以給小真的,他都能給,甚至更多,
出來證明他的過去根本不算什麼,
他的創傷回憶根本不算什麼、
他的心理障礙根本不算什麼、
他的女優媽媽根本...
「幹,我在想這幹嘛?!
小真是我這幾年來唯一真正有感覺的女生,
她很重要,今天絕對不能和以前...不!今天絕對是不一樣的......!」阿毛想。
其實阿毛現在並無心看電視上正在播的大聯盟職棒,
一方面現在球賽超無聊,一方面他一直在給自己打氣,

說著說著...


這時電視裡,一個台灣球員正轟出了一隻全壘打。
「耶!帥啦,陳xx水啦!幹!好彩頭,今天一定順的啦!」阿毛歡呼,
不過他隨即回頭看著浴室門,奇怪,小真這個澡會不會洗太久了?
是她害羞嗎?哈哈...
「白癡!我在想什麼!」不過這時阿毛的確是個白癡,因為他的確覺得她害羞。
但是其實他更擔心小真是不是在裡面怎麼了,於是他下床往浴室走去。

「真!你還在洗嗎?」沒人回應。
「哈囉!真!你不用騙我喔,我沒這麼好騙啦∼!」還是沒人應。
「嘿,真!你還好嗎!回我一聲啦,不要這樣嚇我啊!」
情況不妙,他決定衝進去,不過門根本沒鎖。

門一打開,滿屋的蒸汽讓著急的他看不到小真在哪裡,
東摸西看,東看西摸,霧氣漸散,他終於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的小真。

「奇怪,這...」阿毛好像哪裡看過這場面,
不過,開什麼玩笑,小真昏了耶!

「小真!」馬上回神的阿毛嚇壞了。
「小真,妳怎麼了!妳醒醒啊!」阿毛馬上抱起小真,
輕輕拍她的臉頰想喚醒她,但小真還是不醒。
她應該是剛要洗時昏倒的。
蓮蓬頭的水還沒關,她身上的浴袍呈半脫狀態,而且被水淋得溼透了。

阿毛著急地連拍小真幾個巴掌,但是小真還是沒反應。
但是阿毛好想也沒這麼著急了。
這幾個輕輕的巴掌,讓阿毛發現小真還真是細皮嫩肉,
他也捨不得再打了,取而代之的是輕輕的觸摸...

「小真你不要這樣啊,醒醒!你這樣我好擔心啊!怎麼辦?」
怎麼辦?當然是摸遍她全身啊,怎麼辦?
阿毛嘴巴上擔心歸擔心,他的手倒是開始做了「全身檢查」,
看看這樣能不能把她弄醒,
從細嫩的脖子、肩膀、鎖骨,一度到肩胛、背,
再從後面往前面游移,這是阿毛第一次觸摸小真的胸,超乎阿毛想像的軟中帶挺,
阿毛忍不住偷親了一下,邊親邊看著小真,怕她這時醒過來就糗了。
之後,阿毛再從胸下、肚臍、小肚肚,直摸到她的叢林地帶...


【筆者發現自己實在不是寫色情小說的料,
在這裡只能提供路線,客官您自己想像...ok?】




其實這樣作,對喚醒昏迷者的幫助在哪裡,沒有人知道,
不過阿毛想著「幹!作就對啦!不然現在要怎樣?」
想這想著,到了叢林中神聖的大樹洞裡,
阿毛覺得自己就像隻大黑熊,正在樹洞裡找蜜吃,
(不過題外話,不用大黑熊,這維尼熊也做的到)
而且隨著蜜汁的湧出,熊兒的手也越伸越長,動作也越來越瘋狂。

「嗯......啊...怎麼了...?」這聲音讓熊兒...不,是阿毛嚇到了,
因為這亂摸一通的路線還蠻有效的,把小真摸醒了。

「你...阿毛...你在幹什麼?」小真的問題讓抱著滿手蜜的熊獃住了。

「沒啊...妳...妳剛剛昏倒了耶,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好擔心妳知道嗎...」
終於擠出了話,熊也變回人形了。

「是喔...我不知道我昏倒了...」小真的話語中帶著女人一貫剛睡醒的嗲氣,
在這還滿是熱氣的浴室裡,這帶著溫度的嗲氣更令人難以抵抗。
「不過我昏了,你這樣摸我......有幫助嗎?」小真好像要開始算帳了。

「啊...這...我...」阿毛覺得這樣的對話似曾相識,但是心虛的罪惡感其實更重。

「啊...啊什麼啊?你真是壞耶,哼!」
這句帶著嗲氣和熱氣的話,把阿毛從心虛的泥沼裡一把拉起來。

「哈...這...我哪裡壞阿,我剛剛看你昏倒超擔心的,妳這樣讓我擔心,妳才壞勒!」

「壞壞壞...我們都壞,所以才一對啊...」邊說,小真邊向阿毛抱個滿懷,
然後抬頭將她的蜜唇往阿毛的嘴湊去,兩人開始一邊熱吻,一邊褪去彼此衣物。
兩人一陣翻攪。小真在上,阿毛在下,
袒裎相見、熱切擁吻的兩人在浴室地上就要上演好戲了。

「怎麼樣,舒服嗎?」阿毛覺得那個夢想中的溫柔型男回來了。
「恩...好棒...我好愛你...」小真應該是說真心話吧,阿毛心想。
「你可以再來一點嗎...?」小真說。
「喔?妳可以了嗎?妳想嗎?」阿毛在變回熊之前,還是很體貼的。
「當然,剛剛我昏是裝的,我想要你摸我...」
這句話作用和動物園發許可放熊出來意義是一樣的。
「真的嗎...好吧...來吧...」
這是三十五歲型男轉型的關鍵時刻啊!阿毛當然不客氣了,
但是浴室滿是蒸汽的空氣實在很差,好死不死讓這時的阿毛想打噴嚏,
而且越忍越想打。
這時想探路採蜜的阿毛熊動作有點僵。

「毛!你怎麼啦,還好吧?」正在興頭上的小真其實只是口頭問候,
全身向阿毛磨蹭可是一點也沒停過。

這反而使阿毛熊陷入了更對立的交戰。
“幹,做愛的時候你打噴嚏,鳥斃了,
我他媽一打下去要是鼻涕擤到人家身上?
又十五年性功能障礙吧,千萬不要啊.......!!“

「沒...沒事...」沒事個屁,
阿毛拼命想把上下半身分開冷靜從容地處理:
一隻手要扶著把子「找路」,一隻手要扶著鼻子「斷後路」...
可是可以冷靜才有鬼。倒是像冷的全身發抖倒是真的。

「我來囉∼」男人果然是說大話的動物,說完這句話,什麼都沒來,
倒是阿毛的人整個僵住了。

「來吧...嗯...啊...嗯?啊?阿毛你在幹嘛?」
小真像在快到雲端的列車上驗票沒過,半路被趕下來。

阿毛繼續發抖。
「阿毛你...」話還沒說完。















「啊啾!啊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印象中,這是一個打完你會繼續發抖的超大噴嚏,
相信各位讀者或多或少打過,或是看人家打過。
























對了,為什麼我說是印象中?
因為抖著抖著,躺在床上的阿毛醒過來了。

電視球賽裡擊出全壘打的台灣球員正跑回本壘。
不過電視很遠。
看著阿毛,穿著浴袍坐在阿毛旁邊的小真倒是很近。
這時的小真完全不是剛剛的浪樣,她剛洗好澡,浴袍穿的整整齊齊。
阿毛一邊對著表情迷惘的小真發呆,
一邊看著在小真蓋著浴袍的大腿上,
那個像是鼻涕,卻有一點腥味的東西。




">

10 則留言:

weirdtramp 提到...

後面有點看不懂耶!所以那一沱是早洩?還是噴嚏?

abre los OjOs 提到...

後面從哪裡看不懂?
我本來便不想講明那陀是什麼...

peisan 提到...

有時候阿
看故事難免會覺得主角是作者的投射


當想著故事中的男主角是.....
作者本身時


那可就大有看頭嚕 ^^y

abre los OjOs 提到...


要是是投射,我的人生會精彩一點
不過這是對朋友印象的投射,
例如阿毛...喔耶!!

weirdtramp 提到...

我哪一點像有勃起障礙的樣子,你說!

peisan 提到...

難不成這和理平頭有關係....
毛髮量的多寡
和勃起能力是成正比的嗎???

abre los OjOs 提到...

阿毛沒有所謂的勃起障礙阿
不過我也說不出怎麼會用阿毛這名字
我只記得我扯出這個故事時,
一直回想起俊哥當時在宿舍電腦前捲曲著邊打電腦邊捏下巴皮肉的景象...

weirdtramp 提到...

好一段晦色的青春往事阿。

abre los OjOs 提到...

喔∼
原來已經是往事囉!
毛哥現在不會捏了嗎

peisan 提到...

哇.....徐徐如生呢....
完全可以想像陳小毛捏下巴的樣子
習慣動作改不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