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6

又被騙了!

先從「被騙了」三個字開始。

這天,
幫學長請我幫忙網上拋售的手機面交,
本以為面交會是最安心的交易方式,
放。屁。

只要偽買家夠詐包,
只要笨賣家真的夠笨,如我,
就算是面交它還是可以把你的手機摸走。

回想當時,
還大方的讓它試機,
還花時間讓他議不可思議的價,
還讓它一直往我身上湊,用全身的酒味往我身上蹭,讓它僑到有利好烙跑的位置,
還接受他說「好,我回去看有誰可以出比我高,我車子要被拖吊了,在連絡...」這種爛理由,
最糟糕的是,被想快點擺脫它的想法沖昏頭,
忘記臨走前先檢查,過了路口才發現不妙,
回頭時已來不及了...只有一個空箱子和沒有主人的配件們陪著我。

這是「被騙了」的部分。

回到那個「又」字。

手機被摸走了的一個多小時後,我在派出所裡和一位菜鳥警官作筆錄。
那是一種熟悉的感覺,
一種跟我在三四年前,
在新竹警察局因為網拍被劫標前往報案作筆錄很類似的感覺。

是的,我又因為網路拍賣受騙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
像是你隨時會被某個酒駕被抓進來的禿子薰到、
像是被某個毒蟲邊想掙脫手銬邊用狠狠的眼神瞪你、
還有像是被某個工人因為被搶來報案時對你投以不知所措的茫然表情...

...這種感覺。

此外,還有一種自己是多餘的感傷潺潺流出。

和那些人比起來,整個派出所的人看到我的狀況都頗不以為然。
除了那位菜鳥警官。
他很認真的替我做筆錄,但是想想他可能和我一樣無奈。
筆錄作到一半,
附近出了酒駕車禍,他被叫去處理,一直對我抱歉;
好不容易回來了,
當他讓我用局裡的電腦自行前往拍賣網頁進行列印時,
一旁的所長看到了,
當場對那位菜鳥大聲斥責:

「xxx!你怎麼可以讓局外的人碰局裡的電腦!?
你是怎樣,人家憨你跟著憨嗎!?」

聽到這句話,我真是哭笑不得,
而菜鳥還是繼續和我及局長道歉,
那時心想著:
原來我在人民保母的眼裡其實是個自找的受害者,
或許還是個多餘的麻煩...。

想著想著,很想翻桌,
但是,
我很可能會因為這樣而導致自己得和那位酒駕大叔一樣被留下來聊天。
換個角度想,一般的保母會打小孩,可能也是出自類似的心態吧...。

這時突然想起以前魏玓在課堂上提到,
一個正常的社會維繫與發展的基本條件在於信任的存在。
原來再憤世嫉俗的我,
心裡還是有個愚蠢的部分,
還真的認為這個社會可以是正常的...

我或許錯了...。

扯遠了。

最後,
苦澀地回味這股哀傷無人訴的滋味,
走出警局,
我想這幾年我真的沒什麼改變,

一樣自以為是,
一樣粗心大意,
一樣的急躁,

一樣的孤單...。


學長,對不起,真的...。

3 則留言:

chee 提到...

(拍肩)))

Naomi66 提到...

這篇看了讓人覺得很心疼...(乖)

JJ 提到...

:( 別因此對人性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