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01

再見了,夕陽、村莊,還有妳...

有個男子,在經歷過了一段不可能的感情之後。到了南方的一個村落裡,試圖將過去留在那裡,然後再也不回去那個村落。在那個同時有著燠熱氣候、美麗夕陽與棕櫚的村莊裡,它是受到歡迎的陌生人,就如同這裡村民歡迎的其他外來客人一樣,他待了快一年吧!從初來乍到的生人,到幾乎是這村莊的一份子,現在該是他離開的時候了。

對他來說,離開這個有感情的地方,比單純地離開又一個陌生的城市好的多,畢竟他對於過去可以多一點懷念,或至少,他對遺忘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在這個他曾經愛過的村莊,而不是在村莊之前的這段感情。

不過回頭看看,這村莊多麼值得記憶啊!家有半身缺陷女兒卻依舊樂天親切的村長、整天坐在雜貨店門口喝汽水比賣汽水多的看店小弟,天天出去捕魚、收穫不多,不過夠換晚上喝的啤酒就夠了的中年孿生兄弟,和他們整天都在顧著稻田的老爸爸,除了人,這裡的夕陽、這裡的沙灘、這裡的山色、這裡的海景…這裡值得回憶的真是說不完,當然,還有那個女孩,那個他花了半年認識,花了另一個半年幾乎愛上的女孩…。一切一切似乎說著離開是多麼不值得的事情。

但是,「我的爸爸正在死去,他的家業需要我去接手,至少需要我去處理掉…」男子是這樣和全村不捨他的人說的,他們不捨,但是他們也諒解。在男子離開前的最後一天,他們狂歡,忘記男子即將離去的憂傷,全村的人幾乎都來了,村長和他女兒坐在營火旁笑著,看店小弟招待全店的汽水、孿生兄弟這天魚獲特別好,有酒又有魚,老爸爸把稻草人紮了,放自己一天假,在夕陽下,沙灘邊,這是最值得記憶的一幕…。

對了,還有那個女孩,男子應該會永遠永遠記得他,因為在夕陽沈入海面的那一刻,他吻了她…。

第二天太陽還沒升起,全村的人還在睡,已經打包好了的男子走到了村子中間廣場的榕樹下沈思,在這時候,他想起了已經一年多沒想起的她,他哭了,但只哭了一分鐘,他起身,伏著榕樹,對著樹洞裡說了幾句話,然後放了一個東西進去,回頭,他看到了那個昨天吻他的女孩,她知道他還是沒法忘記「她」,但是她沒說什麼,倒是男子說了:「我愛你,不過這裡面的東西,不屬於妳,也不屬於你們,希望你們不要碰他,永遠不要,好嗎?」女孩點點頭,男子沒有再吻他,只緊握著她的手,放開了,他也離開了…。

這在這村莊成了一個故事,幾年後成了一個傳說,之所以成為傳說,是因為這裡過了幾年成了旅遊勝地,尤其是歐洲美國的旅客,他們來到這裡,將這個讓他們十分感動的故事用網路流傳出去,村裡的人來來去去,這個故事和這裡的景致一直留著,旅客對這故事的感覺,從一開始的感動,變成了好奇,因為那棵樹真的沒有人動過,周圍圍上了圍籬,其實也沒人在管,一切都是大家的同理心,認為男子的傷心就在這裡了,沒有必要再觸碰它。

直到十年後的一天,一個慕名而來的美國男孩,它想把這祕密打開,動機或許骯髒了點,因為他覺得或許裡面有的拿去eBay拍賣會十分值錢。它選了一天晚上,沒有人注意,它躡手躡腳的來到樹洞旁,左顧右盼,也瞄了樹洞裡好久,終於鼓起勇氣伸出手挖樹洞裡的東西,他挖到了一條線,他覺得有點驚訝,不過理所當然地繼續拉著那條線,拉著…拉著…

















「轟~~!「



















隔天的報紙報導,這個村莊因為炸彈的恐怖攻擊,全毀,裡面人口近八成的歐美旅客全數罹難。全球都關注這個村莊,但是不知道是誰、在什麼時候、在哪裡放的炸彈,但是在這天起的一個月內,這裡都是救援部隊,儘管已經救不到多少人了…。

那個男子不會記得這一天,因為他早在離開村莊的兩年後,就在巴格達裡的一個炸彈自殺攻擊中喪生,他一直被認為是這起自殺攻擊的主事者。

2 則留言:

weirdtramp 提到...

那是什麼彈,這麼厲害!我也要買一個,放在政大門口。

abre los OjOs 提到...

我查出來會告訴你
不過
我希望你去放在杜正勝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