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02

記號

在那次意外之後,
他是一個沒有短期記憶的人,
以那次意外作分界,
他失去了辨識人的面貌的能力。

他除了那個讓他發生意外的人之外,其他人的臉都不記得了。

他現在只記得的,
是自己現在每天總是毫無目的的走著,
其實他好像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走著的,
不過他想回想時,就是想不起來。

路人一個個地經過他的面前。
有些面無表情無視於他的存在,
也有些對他投以奇怪的表情,
因為在大家面前的他,總是一副無來由的驚恐與疑惑,
好像他在看著路人身上、臉上有什麼差錯一樣...。
但是對他來說,他並沒有這樣的感覺,
他只是一直想記起什麼...卻又一直忘記什麼,
最後忘記了記起什麼。
這些路人對他是什麼反應也一點都不重要,
因為他分不出來,他也記憶不起來。

直到遇見了她...


她的五官分明,面目白皙,
雖然面無表情,但是看起來就像是在笑一般,
她想必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女孩,


兩人在擁擠的街頭相遇,
他呆視地看著她朝她走來,
呆站著的他不小心地撞到她的肩膀一下...
與他擦肩而過的她,
輕輕地對他給了一個微笑,像是在說:不好意思...

他驚訝著。
這是他這段日子以來第一個覺得有所不同的臉龐,
他不知道她是誰,
至少他現在認為他根本沒見過這樣的臉,
這樣漂亮的臉。

他只發覺那個臉正要離他遠去,不只是距離上的,更是記憶上的。

於是他趁著小姐還沒走遠,快步趕上前去。

「小姐!等等...」

她被叫住了,不知所以的回頭。
這時他握著他不知從哪裡拿出的小刀,
在她回頭的同時,將揮出的小刀在她臉上畫了個叉

「 啊∼! 」

她本能反應的尖叫,路人有的停止行走,有的漠然於視。
但總有人叫著:「殺人啊!抓人啊∼!」
他也本能地拔腿就跑,想擺脫路人的追捕。

一邊跑著,他想起了那個叉,進而想起了那個模糊的臉。
一邊想著,他一邊摸著自己臉上同樣有著的那個叉狀疤痕...。


1 則留言:

andramachy 提到...

郭東:你跟我一樣,喜歡寫大家都看不懂的東西。。。可是我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