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7

耳鳴

在一連串的射擊練習之後,
楊開始有了耳鳴的毛病。
這讓他的狙擊手訓練進度落後了不少,也使他十分煩躁。
不過楊出來偷練的這天似乎有點不一樣。
因為他在靶場除了聽到自己的耳鳴嗡嗡聲之外,
他還聽到了其他的聲音...

這個聲音他覺得十分熟悉,
其實很像他十年前就沒再連絡的初戀女友,
不過他總想不出是誰的聲音,
還害怕地以為是這裡的女魂魄或什麼的,
因為這裡老流傳著靶場有鬼。

不過實在這鬼魅般的聲音其實沒這麼可怕,
除了有點驕傲,其實還蠻好相處的,
至少她讓楊暫時忘記了耳鳴帶來的不安以及訓練衍生的煩躁。
或許也是因為她給了他“以前的那個'她'回來了“的感覺...。

從這天開始,
楊和這個聲音開始認識彼此,
耳鳴不再是楊的問題,相反地,
有耳鳴的時候除了讓楊的心境更平靜、更專一,
也才能讓楊能「聽」的到“她“,也因此,楊不再試圖擺脫她的耳鳴,
漸漸地,
從打靶時、出操時、用餐時,一直到盥洗時、就寢時、上廁所時,甚至在夢裡...
他們就像兩個在交往的男女一般,互相填補著各自人生無奈與空虛,
不過,
對於這個聲音
(還有這聲音代表的那個無法定義的「東西」)的依賴,
雖然讓楊對於這裡的魔鬼訓練、長官的嚴厲對待越來越甘之如飴,
突破了訓練的瓶頸,射擊技藝更為精進,
但同時卻也讓他變得越來越孤僻,
換句話說,
他在這裡其實沒什麼朋友,除了那個耳鳴時才出現的聲音...。

到了結訓時,楊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
他孤僻的行事作風也讓國家的情報單位看上他,
徵召作進一步特訓,最後成為了一個專接密令的狙擊殺手。
專為國家執行一連串見不得人的暗殺任務。

看似獨來獨往的楊在正式成為殺手之後,
其實日子過的越來越緊張,
原因則又是因為那個伴隨著耳鳴的聲音。
說來有趣,就像一對交往到一段時間的情侶一樣,
他們必須面對環境的轉變與生活環境的差異,
雖然只要楊一耳鳴時“她“就會出現,
但是他越來越不知道如何和他交談了,
原因很多,可能是“她“越來越不知道他的壓力來自哪裡,
或者也是“她“一直不知道他現在的「工作」有多麼不足與外人道,
或是說,這些工作讓楊自己都越來越難下手,又怎麼說服“她“支持他繼續下去呢?

這段日子,楊其實想著這些問題比想著“她“多,
他同時希望「聽」到“她“,卻也在耳鳴時不知和她說什麼...
他甚至考慮要不要根除耳鳴的毛病,
因為現在這一連串的嗡嗡聲,已經不再這麼單純了,
雖然他知道他愛這個聲音,和這聲音所代表的一切。

日子也就這樣耗了下去,
但是楊漸漸發現他愛的這股聲音對他越來越冷淡,
有時楊耳鳴時,只有單純的嗡嗡叫,沒有「她」的存在...
他們之間的關係,真的就像走向盡頭的一對。
這天,楊剛辛苦地完成了一個在野黨魁的刺殺案,他差一點就丟了性命。
在夢裡,她卻選在這時候和他提出想離開他了。
這讓楊十分難過又不耐,
一方面他覺得這真的不是時候,
一方面是她的理由讓他不能接受,
「沒感覺了」
這理由非常好用,因為他的初戀女友也用過。

這個故事的結局是,
在一連串的爭論之後,
楊在夢裡拿出了槍,對著“她“虛構的臉開了一槍...。

1 則留言:

瑪吉 提到...

反映出,一絲絲情緒

總之就是不想一個人是吧...
我瞭解。

**
聽說步校的日子還算愜意,應該值得期待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