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9

人在雨中、一時激動

連日陰雨。

雨傘擋的住腰部以上的雨勢,
卻還是沒辦法不讓想法濕黏黏的。

每天要想著:怎樣不被淋濕、
怎樣不讓鞋子浸水、
怎樣不遲到、
怎樣早點趕上因雨慢行的車廂...
已經沒什麼活力的例行公事,
加上這樣時令限定的空間剝削,
窒悶的氣氛也隨著有霉味的空氣浸入每個人的神經。

今天在幾近爆滿的捷運車廂上,
有人突然斥責「車廂裡面還很空啊!幹麻還不進去!」
但是這樣的喊叫卻沒人理會,
除了到下一站下車的人,沒有人移動腳步。

這時你可能忍不住會想:
「大家怎麼會這樣?」或是「這個人幹麻這樣?」
不過,
或許你會想的是另外一種、可能和那女生(或許還有我)當下一樣的想法:
「我要怎樣毀滅他(她)們?」
這種想法,
從單純短視的想多點空間,
到基進長遠的除惡後快,
感覺都很合理。

對這樣一陀人,會很像你看到某種生物的感覺。

這種生物雨天的時候也都會從水溝蓋鑽出來,
他們單獨行動的時候已經很噁心。
偏偏水災的時候,他們為了生存都要跑出來,

當然,
它們沒有可以狂鑽的摩托車、
沒有讓它們慢慢堵在路上聽音響用空調的房車、計程車。
有的只是載浮載沉。
為了某塊可以救他們出生天的浮木,
或是可以給他們一頓果腹的浮屍,
它們奮力的游、拼命的搶,
它們的思考模式裡面沒有禮讓,讓?讓能吃嗎?
讓了他們會隨波漂走、會吃不到腐食,
它們這樣的思維表現出來的外部動作,
同時又有著和「貪婪」兩字接近的特徵。

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這些表情木然、偶而見獵心喜的奇怪物種,
或許不一定都是騙子、富家子、享樂主義者,
但是其存在價值卻的確常讓人質疑。

我曾經想過,當我們看到那種相似的生物,
會有類似頭暈、憎、懼等不適反應時,
其實是對他們的一種尊敬,
因為我們曾經是地球領導權爭奪戰的對手,
而且對方是值得尊敬的那種對手,我們差一點輸給了它們,
但是結果地球和它們一起輸了,
我們沉溺於這樣的勝利。
同時又因為對勝利的心虛、對僥倖的愚昧,
我們一股腦地奴役著我們失敗的對手,
看到它們就不舒服,
所以要不對它們視若無睹,要不就視它們為害蟲...。
就是這樣的恩怨情仇,我們至今還在對峙著,
即使我們實際上是脣齒相依的。

想了這麼多,剛剛那個問題怎麼辦呢?
我不是殺手,我更不是什麼神的代理人,
我。是。人,所以我無法,
我只能和其他同類一起等待某個末日的來臨,
某個我們自己造成的末日。



有時我懷疑,反正做的都是類似的事,當個蟑螂會不會比較好?



2 則留言:

weirdtramp 提到...

當蟑螂不會比較好喔,當人至少是被自己害死,當蟑螂常常是被人類踩死。
既然都要死,還是自己害死自己比較甘願。

THEND 提到...

這篇文 寫得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