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8

翻桌和便當的真諦,幸福與妥協的不同:自虐の詩 by Y. Tsutsumi

翻桌在我們的印象中,常常只是個出現在火星文和連續劇中的動詞,不過對幸江而言,翻桌卻像醬瓜一樣,是個在艱苦時刻可以照三頓吃的玩意兒。她雖然長的不是很漂亮,但好歹是個溫柔、單純又認命的女人;那是誰!?是誰這麼忍心,將這種大家只會掛在嘴上的非接觸性暴力用在這個單純的小女子身上?原來是她那個人人看不起、事事做不成的無業同居人阿勳

阿勳每天會做的事情就是打小鋼珠、喝酒,還有不爽的時候當著幸江作好的三餐面前來個華麗的翻桌。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你真的很難看見什麼叫幸福。這樣的生活對一個女人而言,不能算是快樂,反而讓人心疼、令人憐愛,像是雇用她當店員的麵店老闆對她疼愛的程度,就已經到了一種「大放送」的地步。但是從小沒媽媽、爸爸吃牢飯,年輕的回憶只有老師罵、同學笑的幸江,實在沒有什麼幸福的經驗可以讓她對現況抱有太多不滿。每月平均十數次的翻桌,其意義對於幸江而言,似乎正是她生活的寫照。也因為如此,翻桌這個動詞對她(還有觀眾)來說,正是個可以一起生活,互相妥協的對象,就像她一直愛著,左鄰右舍卻一直唾棄的前暴走族阿勳一般。

不過,好歹是個男人,看著幸江日子越來越難過,阿勳知道她不太靈光的柏青哥功力確實無法給自己和她的女人帶來什麼幸福,於是他決定去工作,不過他工作前對幸江只有一個要求:「給我做個便當!」,這個轉變,讓幸江開始感覺到幸福的接近,儘管獲得幸福的過程實際上還十分坎坷...。

2007年出品的【自虐之詩】是一個將日本風格的小人物幽默感發揮的很到位的作品。從電視劇【圈套】、【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電視版,2004)】到最近的【明天的記憶(2006)】,導演堤幸彥確實是個可以在各種風格體裁都有發揮的創作者,而且很能在某些場面裡掌握一種趣味的張力,我很喜歡他在電視劇【Stand Up!!(2003)】裡面呈現的日本人青春樣貌,儘管有趣的地方可能會讓比較認真的觀眾覺得有點膚淺又刻意,不過他實在是一個很會用「梗」的導演。

在【自虐之詩】這部改編自日本連載四格漫畫的電影中,你也可以聞到類似的感覺,全片在處理幸江生活圈各個角色的心態與狀況都十分有意思(尤其是對「翻桌」)的詮釋,以及便當對幸江的意義)。但是到了後半段,故事回溯交代幸江學生時代到來大城市發展,以致愛上阿勳的這段過程,很可能會讓剛提起你惡搞味蕾的那股風味變的有些走調,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純愛熱血日劇才有會出現的梗。但是其實這正是詮釋主角心態最具人味的一段,藉由幸江與同病相憐的好友互相「砥礪」的日劇式喊話,以及處理便當作為「幸福意義載具」的這個論點,都讓整個情節起伏處理的還算有感覺,只要你不是那麼在乎前半段的感覺已經不見了的話。

這段倒敘的處理,讓我們了解到,其實行為惡劣的阿勳,只是一個為了愛人消極妥協的人,他惡劣的行徑只是來自於對社會的不適應,在無法好好跳脫往日暴走族世界的心態下,翻桌對阿勳而言只是一種具像式的困獸之鬥、一種表達情感的方式。很幸運地,他那一點點小小的積極心態,在他與幸江之間妥協多於愛的現況裡適時地開啟了一點火花,也為他們兩個找回了當初對幸福的想望與共識,這是讓觀眾看了會很舒服的地方。從這點來看,撇開調性有點尷尬的狀況不談(其實很多走惡搞風的日本電影都有類似的問題),圍繞著「對幸福的領悟」為命題的【自虐之詩】電影版仍是一部可以讓觀眾確實感受到作者題旨的一時之作。

本片的靈魂幸江,在中谷美紀兼具喜感與深度的演出下(看看她怎麼看待每次翻桌慢動作的表情吧),雖然令人拍案,但也不得不讓人將這部電影聯想成【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07年SP,不過搭配著阿部寬免表情演技的挹注,以及遠藤憲一的甘草功力(可惜我總忍不住想起在【Visitor Q】裡他和屍體的春宵一刻啊!),使得觀眾可以不用只在女主角身上獲得體會演技的樂趣,也可以看著惡搞笑點與日式熱血處處開花。



2 則留言:

Naomi66 提到...

你的評論都自己寫嗎?厲害~我覺得寫的很棒。:)

tykuo 提到...

哇,被你找到這裡來。

要聲明一下,和本人氣質再不相符,這裡的文章也還是本人出品的喔!